骑手化身“羊毛党” 薅起羊毛不手软

互联网时代,“羊毛党”泛指一些想尽办法占平台便宜、从中获利的群体,盛行于网络。各类网络平台的优惠券、积分兑换、秒杀商品等,都成为被薅羊毛的对象。然而,一些不法分子将“薅羊毛”发展成了一门“生财之道”,令平台严重受损,更甚影响了普通用户的合法权益。近日,杨浦区人民检察院依法以诈骗罪对包某某等13名非法“羊毛党”提起公诉,13名被告人利用虚拟号码批量注册虚假新用户,骗取甲电商平台新用户优惠券和推广奖励费,涉案金额达50余万元。

1

近水楼台先得月,2019年1至6月,乙配送平台骑手包某某,利用甲电商平台新注册用户首次下单可享受满29元减15元优惠券以及每推荐一名新用户可以领取奖励金这两项优惠活动,毫不手软地薅了平台的成片羊毛。

包某某经同事“点拨”,借助一些恶意注册软件,薅起羊毛来才“事半功倍”。在接码APP软件上,以单价0.01元购买虚拟手机号码后,在甲平台APP注册成为新用户,便领取到平台满29元减15元的“新人券”。优惠券到手后,包某某便会在平台上下单略贵于29元的商品(通常是一些奶制品),再将商品倒卖至附近小商铺套现。“一般每一单我会加价1元左右再转卖,一次下个三四十单。”

2

同时,该平台的推新奖励活动也有“羊毛”可“薅”。包某某点击打开已注册成功的虚拟号发出的“邀好友拿现金”链接,输入另一虚拟号完成注册并首次下单且收货完成后,前一个虚拟号会自动收到平台发放的1至20元不等的奖励金。

除了恶意接码软件外,一些分身软件也有效提高了包某某的“薅羊毛”速率,使得包某某能在短短几个月内购买千余个虚拟号,完成大批量刷单交易,薅到大量新人券和随机推广奖励费。由于虚拟号无法用以支付和提现,所以包某某将虚拟号绑定在自己真实的微信上后,再进行支付和提现。至案发,包某某通过虚假刷单骗得优惠券和奖励金共9万余元。

3

骑手圈内摸到这一“门道”的不止包某某和程某某两人,更有甚者虚假刷单金额达11余万元。经杨浦区人民法院判决,13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拘役3个月至有期徒刑3年6个月不等刑期。此批集中公诉13人后,杨浦区人民检察院又陆续追捕3人。

检察官说法

检察官表示,互联网经济时代,“薅羊毛”这一行为,从最初的商家优惠活动薅,到后来钻商家漏洞薅,直至通过非法手段薅,“羊毛党”们游走在黑灰色产业链条之间,为了谋取钱财,不惜铤而走险,触犯刑法。从司法层面加大对职业“羊毛党”的打击力度,无疑是一记警钟。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“薅羊毛”把自己也“薅”了,得不偿失。

此外,“薅羊毛”薅出“羊圈生态”,说明黑产链条已越做越大,显然需要法律、监管和技术的精准发力。无论是平台还是监管部门,都应积极作为。平台需要提高网络经营者的法律意识和风险意识,在制定优惠活动规则时应考虑周详,以免存在规则漏洞,一旦出现错误,应及时堵上漏洞,加强自我保护意识。而相关监管部门除了从严打击外,还须加强源头管理,将打击矛头对准产业链上游的一些恶意注册工具平台,斩断源头。

THE END

有扫黑除恶线索请点击首页中的“举报线索”版块向我们反映哦